即时新闻
首页> 上访维权> 以事说法> 浏览文章
广州退役军人袁玉文上访17年 维权屡屡遭政府打压
时间:2020年04月19日 作者:未知 新闻来源:中国正义反腐网-《反腐廉政月刊》杂志

       中国正义反腐网(www.zyff.net)、《反腐廉政月刊》杂志社广东讯:“上访,一直是上访……其实我很不愿意走到这样一条道路上。”广州退役军人袁玉文上访了17年,什么问题都没解决,反被劳教、遭打压,他表示很多老兵得不到安置,感到很心寒。


袁玉文系原武警8730部队三级转业士官,在部队时做司机。照片拍摄于1999年。.jpeg

袁玉文系原武警8730部队三级转业士官,在部队时做司机。照片拍摄于1999年。(受访人提供)


       袁玉文系原武警8730部队三级转业士官,1989年3月从湖南省涟源市应征入伍,1996年结婚,2002年转业。袁玉文表示,对于部队将他介绍转业至广东省,广州市花都区民政局以不符合安置条件为由,不予安置,也没有发放自谋职业一次性安置补助金。妻子上访也被非法关押过。


自相矛盾的官方安置文件



       袁玉文在网上发布的相关文件显示,2002年其所在部队给广东省民政厅发出了“部队士官退出现役”的行政介绍信,广东省退伍军人安置办公室同意接收安置。

2002年,广东省退伍军人安置办公室同意接收安置袁玉文,发了通知书。.jpg2002年,广东省退伍军人安置办公室同意接收安置袁玉文,发了通知书。(受访人提供)


       然而,一份广州市花都区政府退伍军人安置办公室的答复文件显示,“驻地婚是不符合异地转业士官安置条件的”,“只能入户不安置”。


       “民政部门无中生有说我的档案不符合安置条件,但是谁都知道,部队跟地方移交了,如果不符合条件,广东省就不会接收。广东省接收我的档案,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但是到了广州,他们就说我不符合条件了。”袁玉文说。


       为了生计他只能自己找活干。更让他哭笑不得的是,等到2018年,转业安置退役军人事务局成立后,该局坚称“原花都区退伍办于2002年5月为袁玉文办理了安置入户手续,并于2002年8月安排袁玉文到花都区殡仪馆工作,安置工作已完成”。


1 对于退伍军人袁玉文,广东省一直未予安置,但转业安置退役军人事务局称已安置。.jpg

对于退伍军人袁玉文,广东省一直未予安置,但转业安置退役军人事务局称已安置。(受访人提供)


2 对于退伍军人袁玉文,广东省一直未予安置,但转业安置退役军人事务局称已安置。.jpg

对于退伍军人袁玉文,广东省一直未予安置,但转业安置退役军人事务局称已安置。(受访人提供)


      “他们又说我这个已经安置了,安置工作已经完成了。原来说不符合安置条件,共产党就是这样的,自相矛盾。”袁玉文告诉记者,“当时去殡仪馆是自己找的工作,跟他们没有关系。他们民政局自己承认这个事,‘不是政府安置行为’。反正你上班了,强制受理。上班了就解决了。”


       “当时干了一个多月、不到二个月,不想用你了就辞退你,想不让你干就不让你干。那一次去了3个人上班,都被辞退了,过一、二个月辞退一个,看你不顺眼就辞退了。”他说。


被劳教摧残 遭几十次非法关押



       2004年12月,袁玉文向中央有关部门举报当地政府弄虚作假,被当地政府打击报复。2005年2月7日,袁玉文被广州市花都区公安分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为罪名,将我押进看守所。2005年4月1日,袁玉文被以所谓的“扰乱社会管理秩序”为罪名,非法劳教一年,关在广州市潭岗劳教所。


93419475_53228564_middle.jpg

2005年2月7日,广州市花都区公安分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为罪名,将袁玉文刑事拘留,发给家属通知书。(受访人提供)


       袁玉文说,“这个事他们本来想私了,我性子很直,要求依法依规办,他们就刁难我,在那里面天天叫我加班,不准我休息,干到晚上9点多钟;家里来人不准给我买东西;不准我申诉写材料。”


       “做工主要做衣服。白天上班他们不让我写,最后我写的申请材料,是晚上12点多趴在走廊写的,灯光很暗,回忆起来想哭,在那里面受很多委屈。伙食很差,我现在血压、心脏不行就是在那里熬的。血压很高。”他说。


图为广州花都区政法委官员到袁玉文家中骚扰,看住袁玉文上访,两位老人为袁的父母。照片拍摄于2008年。.jpeg图为广州花都区政法委官员到袁玉文家中骚扰,看住袁玉文上访,两位老人为袁的父母。照片拍摄于2008年。(微信图片)


       袁玉文对当地政府对他的劳动教养决定不服,申诉了十几年,没有哪个部门下结论,没有答复。


       袁玉文表示,为了维权这些年上访去的部门太多了:“花都区里的纪委、信访局、民政局、退伍军人事务所;广州市民政局、退伍军人事务局、纪委;省里面民政厅、退伍军人事务厅、省纪委都去过,包括中央民政部、中央军委、国家信访局,因为被非劳教上访到公安部。”


       “你去上访就把你关在救助站、偏僻的地方,关半个月,被关了几十次。去北京上访几十次,来来回回不解决问题。叫黑社会拿铁棍过来吓唬你,骚扰你。”


       “现在不让我去了,只要一离开花都他们就知道了。另外我现在身体也不行了,想不通,压力大,心脏也不好了。当地政府一直不理不睬。”


       2019年4月12日,广州市公安局花都区分局的一份行政处罚书显示,袁玉文2019年4月起,通过手机微信发送信息的方式“散布谣言”,被以扰乱社会秩序,处以警告并罚款1500元。


       袁玉文说,“我把花都区民政局的回复书发到网上,他们就说我散布谣言。我不服到法院起诉,法院不受理,到现在不了了之。”


怀疑被人顶替了安置编制



       据2020年1月《新京报》报道,河南一退伍军人被顶替工作23年。河南周口郸城县的仵瑞华,1995年退伍后一直没被安置,直到去年10月看到安置名单时才知道被人顶替档案就业。顶替人现为郸城县宜路镇政府干部。


       袁玉文也怀疑被人顶替了自己的转业安置编制。他到地方退役军人事务局去查,但没有结果。“我去问过了,他们不理你,没办法,不提供查询。我们去找政府没用的,力量太小了……”


       袁玉文表示,不予安置的情况很多,老兵上访的很多,全国都是这样的。但是共产党就是这样,错了就要错到底,拖死你就算了,你死了一了百了,看你命大不大了。


       “按政策双向选择,可以安排工作,也可以自谋职业。实际上是强迫你自谋职业,给你几万块钱,自己找工作,强制你签字,威胁、欺骗……”他说,“现在大部分都是这样的。像我们那时候90%都没有安置,那时候我一分钱没有,到现在他说已经安置了。”


       他最后说,“我们辛辛苦苦在部队干了那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回到地方受到这样的待遇和打击,确实很不公平。我们上访十多年,希望老问题能够得到解决。”


政府打压老兵维权



       长期关注老兵维权的中国异议人士李方向记者表示,老兵问题的根源是在于中共政权类似朝鲜先军政治,军队规模庞大,征军规模也很庞大,除了国防军,还有大量的武警、内卫部队。这些士兵在部队服役的时候,官方承诺分配工作,到了近些年,这些承认成为兑现不了的债务。


       李方表示,统计累计有五六千万的老兵。全国上访的老兵据说大概有五六百万。这么多的人地方上无法承载,如果全部发钱,他们的财政也负担不起。过度承诺和大规模的军队体系,造成了这么一个后果。


       “听很多老兵反映,有的地方上的腐败官员把名额卖给了自己的亲戚朋友,导致这些士兵回到地方长年安排不了。像袁玉文这个情况就是地方政府不作为,地方跟中央、跟军方有扯皮。”他说。


       李方表示,老兵这个群体很特殊,一般以群体上访为主,因为多年个人上访没有用。最大规模维权是发生在2016年11月10号,上万名老兵围住了中央军委大楼,那次事件给中共高层造成震憾,导致退伍军人事务部的产生。


       但是,退伍军人事务部产生迄今为止,非但对老兵的诉求没有解决,反而对老兵上访的打击很大。特别是2018年几个老兵事件后,对老兵维权进行打压,抓老兵领袖,软禁的软禁,判刑的判刑。对老兵打压的另一个方式是禁言,封掉微信群。


网友评论

推荐阅读

退休海南厅官被查是林则徐后裔?媒体摆一场乌龙   近日,原中共海南省交通运输厅党组书记、厅长林东落马。媒体称,林东是海军少将林尊之子,清朝时期禁烟功臣林则徐的后裔。但林则徐基金会发表声明否认并要求媒体公开辟谣并道歉。 【详细】

撞见领导洗澡 浙江女保洁员被物... | 蛋壳公寓租户维权无果 租户8成... | 官场乱象丛生:罕见!云南厅官夫...

四川成都男子举报官员冒名开公司 被关精神病院   四川成都男子斯毅因被人冒名注册一家公司,打市长热线求助,但被社区街道办、派出所和医院三方人员送进成都第四医院精神病院,至今已近三个月。主治医生两次主动提出让他出院,但街道办又重新帮他办理住院。 【详细】

河北知名农民企业家​孙大午妻子... | 微视频|首都治安视角:“驻京办... | 贵州脱贫真相调查 很多学生仍处...

相关新闻

  • 暂无相关信息!
  • 关注正义反腐网微信

    关注正义反腐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