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首页> 网络舆情> 互联网络> 浏览文章
网络直播带货现被揭黑色产业链 花钱买人气改销量
时间:2020年11月11日 作者:程敏 新闻来源:中国正义反腐网-《反腐廉政月刊》杂志

       中国正义反腐网-《反腐廉政月刊》杂志社综合讯:(公民记者程敏报道)中国双十一购物节前夕,淘宝、抖音、快手网络直播带货市场被揭存在黑色产业链,不仅流量、销量造假,网络主播还可花钱修改带货销量、增加观看人数、互动评论等。


1509142350002188-e1467641753105.jpg

淘宝、抖音、快手网络直播带货市场被揭存在黑色产业链条。图为示意图。


       据《澎湃新闻》报道,经过实际测试发现,花16元(人民币,下同)就可帮助淘宝直播间增加1万观看人数,2元则可增加1万个赞;在抖音直播间,百元可增加1000名观众,30元可制造“不断去购买”的假象;在快手直播间,20元可增加100位观众,0.5元可发送一条自定义弹幕。


抖音、淘宝、快手直播间观众数等造假



       报道称,一家代刷流量公司的工作人员Ginny说,可承接直播间所有业务,真人互动,带节奏涨人气,除了人气,还有播放、点赞、评论、互动等,增加1760人气仅需4.5元,而且在QQ上很容易找到这样的群组,只需以关键词“抖音、快手、淘宝直播人气”检索即可。报道称,据查这样的群组至少达40余个。


       以100元向Ginny购买了增加1000人的服务,然后随机将一家抖音直播带货的商家“直播间”发给该公司,在27分钟内,该直播间从79人迅速涨至1098人,有时1秒可增加30、40人,只要不断播,这逾千名观众可在直播间在线约4小时。不过这1098人中有1054人显示“未登陆”,榜单则只有44个观众头像,Ginny称,上榜需要花钱,35元可上榜100人。


       Ginny还直言不担心账号被封,因为专门养了一批真人粉,就是工作室有几百人的“兼职团队”,每人手中都有几部手机,接单后都会给他们安排任务。


       除了抖音,淘宝也存在这样的问题。“淘宝人气助力”服务商家“小一”说,最基础的服务是在淘宝直播间增加“普通观看”、“高级观看”人数,前者每增加10000人需要16元,但只是显示观看人数;后者每增加1000人需14元,会附带显示“正在购买”字样,还可设置停留时间,自带3%的真实在线观众。他们还提供“真人互动”服务,1人1小时8元。


timg (2).jpg

“淘宝人气助力”(图片来源:网络


       快手直播也同样有这种注水的情况。报道称,支付20元、随机给一家直播间买服务,该直播间2分钟增至140余人,直播屏幕下方不断显示“***(账号)进入直播间”。该服务“技术人员”称,增加100个观众需20元、增加200个观众需35元,直播自定义弹幕每条0.5元。


“科技公司”采用群控系统养号



       前述“小一”指,他们这类服务的“商家”都是用软件操控。据报导,这些增加人气服务的“科技公司”还采用群控系统“养号”的方式,将“养肥”的号带到直播间进行批量互动。


       也就是说,这些商家使用群控软件批量操控10至1000个甚至上万个账号,在平台上模拟真人账号并持续活跃一段时间,这样的假象就可以让直播平台官方为其账号打上在某个垂直领域“活跃”的标签;然后,这些“养号”接着在直播间互动,此假象就会让直播平台相信,且进而将这些号推荐给潜在的直播用户。


       这些公司均宣称系统智能化、一人操控成百上千甚至上万台手机,自行在直播间互动,包括送礼、发言、送灯牌、点赞、“小黄车”等,可设置停留时间、发言间隔。


       其中一家提供该服务的“德泰智控”公司的职员称,他们的系统可在快手和抖音上进行批量的“保持人气”、“带节奏”等40项服务,10台手机价格为4,800元、100台手机价格为29,800元、控制千台手机价格更高。


修改直播带货销量



       除了在“人气”上造假,一些公司更宣称可修改直播带货的销量。


       一家名为“乾坤网络”的公司称,他们可以躲避抖音官方监测,修改抖音直播销量数据;淘宝上用“刷单”的方式,增加销量和“好评率”。


c20dea389f8249c29e45b927217d1378.jpeg

图片来源:网络


       乾坤网络公司还为此专门搭建了一个充值服务网站,即在该平台充值金额后便可刷单。如,抖音刷单价目表显示,价值100元以内、100至500元、500至1000元的商品,若不带评价、每单佣金分别为8元、15元、18元,带评价则每单佣金分别为10元、18元、23元。


“泡沫”直播为何屡禁不止?



       商务部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全国直播电商超1000万场,活跃主播数超40万,观看人次超500亿,上架商品数超2000万。这意味着,平均一天就有5万多场电商直播,每天观看人次超2.6亿。


       11月6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关于加强网络直播营销活动监管的指导意见,要求依法查处不正当竞争违法行为。针对网络直播营销中虚构交易或评价、网络直播者欺骗和误导消费者等不正当竞争问题,依据《反不正当竞争法》,重点查处实施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帮助其他经营者进行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仿冒混淆、商业诋毁和违法有奖销售等违法行为。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一些主播不惜冒着账号被封禁、IP信任损失的风险给直播数据注水,背后是市场的困境。与日进斗金的头部网红相比,腰部和尾部网红在“马太效应”中挣扎:寥寥无几的点击量、不稳定的收入、不断冒出的竞争者等等,行业生存压力巨大。


       在给品牌商带货时,“纯直播上架费”(业内称“坑位费”)、“纯佣金”或“佣金加坑位费”三种模式成为主播捞金的主要方式。“佣金”指主播根据直播间销售额抽取分成,销量越高,分成越多;“坑位费”是主播介绍、宣传商品的固定出场费。衡量这两笔费用的关键点就是主播的“人气”,带货业绩的好坏是反映人气的一个重要方面。


网友评论

推荐阅读

广西灵山《武则天她妈在钦州》工作组挨轰   2020年11月19日,广西灵山县政府办公室关于成立《武则天她妈在钦州》历史文化研究工作组的通知在网络流传,引发热议和炮轰。网友斥责当地官员“吃饱了撑的!” 【详细】

微视频|贵州福泉一名女老师人行... | 银行国企纷纷违约 专家:或致金... | 河南农村率先向宅基地收费 超过...

相关新闻

  • 暂无相关信息!
  • 关注正义反腐网微信

    关注正义反腐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