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首页> 执法腐败> 违法判决> 浏览文章
湖南常德武陵区政府强征强拆 法院沦为政府洗地工具 法官开庭瞌睡连天
时间:2020年05月02日 作者:程敏 柳港法 新闻来源:中国正义反腐网-《反腐廉政月刊》杂志

       中国正义反腐网(www.zyff.net)、《反腐廉政月刊》杂志社湖南讯:从2015年起,湖南省常德市政府对当地武陵区的一块地以所谓“棚户改造”的名义进行非法征收。为达目的,政府篡改房屋建造时间以伪造“合法征收”假象,还雇用黑社会成员破坏住宅区基础设施,甚至撬门入室、打砸私人财产,以逼迫住户搬离。几年来,不愿离开的居民被打、被截访、被构陷拘留。


被强拆后的废墟.jpg图为民居被强拆后的废墟。(受访者提供)


篡改房屋建成时间 非法征收土地



       2013年,湖南省常德市政府划出一小块地进行“棚户改造”,涉及300多户。2015年,他们又决定“扩大征收范围”,加征附近9000多平方米的区域,所涉住户也再增440多户。


       当地居民朱振(化名)向中国正义反腐网(www.zyff.net)记者反映,查阅所有审批文件,所谓的征收和棚改没有经过任何调研等手续,只有开发商打的一个简短报告,理由仅“扩大效果”四字,政府就批了。


       他表示,政府这么做只为了增加收入。“又没有企业,现在经济又不好,收不到税,政府的收入从哪里来?他只有卖土地。”他说,“所谓的收入就是这样来的。”


       根据湖南省城镇棚户界定标准,原则上使用年限在30年以上的危旧房、存在设施不健全、使用功能不完善等现象的住宅区才属于棚改对象。然而,武陵区不少被加征的楼房是2002到2003年间盖的,即使处于棚改区,也不能被列入棚改对象。


       为顺利征收,当地政府开始在房屋建成时间上做手脚。朱振说,“我们的房产证、土地证上写得很清楚,房子是2002年和2003年修建的新房子,但是他们私下在文件里面把我们房子年代改成了80年代的危旧房屋,就纳入了征收。”


被强拆前的楼貌.jpg

被强拆前的楼貌(受访者提供)


被强拆后的废墟.jpg被强拆后的废墟(受访者提供)


       朱振说,“我觉得很有意思,政府以前把地主的土地给抢了,说分给老百姓,叫土改;现在把老百姓的土地抢了,交给开发商,叫棚改。就是这样无法无天,就是这样搞的。”


极力压低土地赔偿金



       朱振说,常德市政府武陵区极力压低土地赔偿金,他们自己指定评估机构,自己决定赔偿价格。


       其次,由于房屋落成时间被篡改,2002年的房子被按照80年代砖瓦房的价格低价赔偿。


       此外,朱振表示该块地原属于农村集体土地,并非国家划拨土地,湖南省政府的湘政法函【2006】27号及湘国土资办函【2007】156号文件都已说明此问题。然而,常德市武陵区政府强说该土地在1996年就改变性质“转为国有”,被拆迁户要求他们出示相关证据也被无理拒绝。这样一来,土地被悄然归为国有,政府又免了一笔征用赔偿款。


       “明明是我们大家集体的土地,他现在什么手续都没给我们办,也没给我们钱,也没进行征收,莫名其妙地变成了国有土地。”朱振说,“(政府)就把你老百姓耍得团团转。”


断电 挖水管 入室打砸 政府强逼住户搬离



       由于当地政府非法强征,许多住户拒签协议,也拒交土地证、房产证。而政府则雇用黑社会人员,暴力骚扰拒迁的住户。


       “政府请了黑社会搞弹弓,挨家挨户打人家的玻璃,威胁你;剪你家电线,挖你家水管,撬你家的锁,各种方法来威胁逼迫搬迁。”朱振说,“还有的甚至入户打砸,趁你不在家,把你家房子撬了,进去一顿打砸,拿刀子把沙发砍成一条一条的。你不搬不行,把你家窗户门什么全拆走,有很多家都经历了这样的遭遇。”


       那片区域的路灯也全被打坏,到了夜晚一片漆黑。“有很多人都熬不住了,被他们逼走了。”朱振说。


被弹弓打穿的玻璃。.jpg被弹弓打穿的玻璃。(受访者提供)


被撬坏的锁。.jpg被撬坏的锁。(受访者提供)


水管被切断后住户自接水管。.jpg水管被切断后住户自接水管。(受访者提供)


       微博名为“报国军刺”的网友也在网上爆料,常德市武陵区政府于2018年6月4日指使黑社会成员用工具撬坏他的家门锁,被他当场抓住后,又招来另一个拆迁办雇用的社会人员邓某对他进行殴打,他向武陵区穿紫河派出所报警,但警察包庇黑社会,拒不处理。


上访被删记录 纪委对于举报走过场



       朱振表示,强征事件发生后,被拆迁户不断向常德市、湖南省和国家信访局反映问题,但是他们被当地政府截访,而且即使告到中央也“什么结果都没有”。


       “地方可以到中央买通国家信访局的人,他去删你的记录。我们去上访甚至连记录都没有。”他说,“删一条记录几千块钱,这个在中国都是公开的秘密嘛。”


       2019年4月1日至30日,中共中央扫黑除恶第16督导组进驻湖南,有村民向他们举报常德市武陵区政府与黑社会勾结,在拆迁中进行涉黑涉恶活动。督导组让地方自己调查,于是常德市纪委到强拆现场走了个过场,再没有下文。


       朱振说,“(纪委)就过来转了一圈,看了一下,听了一下。很多人听说纪委来了,都跑过去诉苦,他登记了一个还是两个,后面都不登记了,说‘情况大同小异’。”


法院沦为政府洗白工具 开庭瞌睡连天



       行政走不通,上访也走不通,当地村民开始寻求司法途径,跟政府打官司。但是到法院之后,被拆迁户发现法院不仅偏袒作为被告的政府,甚至帮助政府把有漏洞的“证据加工完善”。


       网民“报国军刺”反映,政府的“常德市棚户区改造项目确认书”中写的改造项目仅涉及“原经编厂宿舍”,而常德中级法院的判决书将范围扩大到整个“贾家湖片区”。


网络图片 1.jpg

常德市棚户区改造项目确认书(网络图片)


       湖南省高院出具的二审判决书也自相矛盾。其一边写明当地政府在2015年5月29日发布关于拆迁区域的备选房地产评估机构告示,并于同年6月5日公示了选定评估机构的结果;另一边,其又称评估机构工作人员早在2015年5月22日已对房屋进行了入户调查。


网络图片 2.jpg

常德市棚户区改造项目确认书(网络图片)


       此外,庭审同步录像显示,一审的审判长和审判员在开庭过程中睡觉、打瞌睡,完全不在意庭审内容。


网络图片 3.jpg

审判长在开庭过程中睡觉、打瞌睡(网络图片)


       朱振也表示,中国的司法机构不受监管,怪象横生。“我去找纪委,纪委说涉法涉诉的不管;找政法委,政法委也是说,行政不干预司法,也不管。”他说,“所以法院就可以无法无天,现在司法和所谓的法院就是政府洗白的一个工具,把所有违法的事情变成合法,把黑的变成白的。”


       朱振还反映,由于疫情期间无法进北京,国家信访局也不开门,全国很多地方的强拆更加肆无忌惮。他说,“地方政府就趁着疫情期间强拆百姓房屋,我说什么样的政府能做出这种事?全世界都在抗疫,就只有中国在抓紧强拆。我们这里前几天又被强拆一户。老百姓真的很困难很困难。”(应受访者要求防止遭受政府官员打击报复,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网友评论

推荐阅读

退休海南厅官被查是林则徐后裔?媒体摆一场乌龙   近日,原中共海南省交通运输厅党组书记、厅长林东落马。媒体称,林东是海军少将林尊之子,清朝时期禁烟功臣林则徐的后裔。但林则徐基金会发表声明否认并要求媒体公开辟谣并道歉。 【详细】

撞见领导洗澡 浙江女保洁员被物... | 蛋壳公寓租户维权无果 租户8成... | 官场乱象丛生:罕见!云南厅官夫...

四川成都男子举报官员冒名开公司 被关精神病院   四川成都男子斯毅因被人冒名注册一家公司,打市长热线求助,但被社区街道办、派出所和医院三方人员送进成都第四医院精神病院,至今已近三个月。主治医生两次主动提出让他出院,但街道办又重新帮他办理住院。 【详细】

河北知名农民企业家​孙大午妻子... | 微视频|首都治安视角:“驻京办... | 贵州脱贫真相调查 很多学生仍处...
关注正义反腐网微信

关注正义反腐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