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首页> 执法腐败> 违法判决> 浏览文章
外省代理商诉杭州微盘公司欺诈 浙江法院充当“保护伞” 法官偏袒成帮凶
时间:2020年10月24日 作者:程敏 新闻来源:中国正义反腐网-《反腐廉政月刊》杂志

       中国正义反腐网-《反腐廉政月刊》杂志社浙江讯:(公民记者程敏报道)代理商和市场推广人员曝光,建有刷脸支付、刷脸营销等软硬件大数据服务平台的杭州微盘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称“杭州微盘公司”)存在欺诈行为:公司只顾收取代理费,却不提供承诺的售后技术支持,也拒绝终止合作,致使加盟者几乎全部赔钱。有人因此状告杭州微盘公司,却发现法院极力偏袒,“充当违法分子的保护伞”。


a57a1aa97609594c5a5a0dd82dc36dae-600x400.jpg

杭州微盘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被吿只顾收取代理费,不提供合同承诺的售后技术支持。(受访人提供/合成)


收取代理费 不提供相应服务



       杭州微盘公司旗下有针对商家开发的聚合支付软件“每日付”,支持微信、支付宝、百度钱包、京东等软件进行一码收款。其中,“刷脸支付”是其推出的一款热门产品。


       贵州代理商张明(化名)告诉记者,由于觉得刷脸支付的前景好,他从去年5月开始加盟代理微盘公司的刷脸设备。他本人在这个项目上投资了100多万元人民币,又找融资公司投了两三百万。


360截图20201024023541448.jpg

▲杭州微盘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工商信息(来源:天眼查网站截图)


       加盟后,杭州微盘公司先给他发了14台机器,却一直不派人到当地安装。直到7月份,张明公司才自费请技术人员协助,为客户安装下第一台机器。


       “就只收代理费,后面的服务都没给我们跟上。”张明说,“他们本身的技术就有问题。之前我们做合同的时候谈得好好的,我当时是这样想的:我们加盟了过后,我说我派两个技术到你们这边来学,教我们怎么安装。他说:不用,远程操控。”


       “结果他们搞远程操控(说)这家机子不行,那家机子不行。有时候去一个商户,人家本身要卖东西,我们早上去就在人家电脑上搞,搞到下午3点钟,人家烦不烦嘛,结果又没安好,就导致我们当时流失了很多客户。”


       张明表示,他到目前已经亏了差不多100多万。


       “每日付”在江西的市场推广人员罗会兰告诉记者,她在2019年6月20日交了约9万元技术服务费,和杭州微盘公司签订《杭州微盘城市合作伙伴合作协议》。根据协议第四条第二、三款,杭州微盘公司授权她在江西省的“每日付”产品市场投放,同时为她拓展的终端客户提供全面售后服务支持,以及给她提供各类必要的培训指导和技术支持。


Screenshot-2020-10-22-at-13.59.07.png杭州微盘公司签订《杭州微盘城市合作伙伴合作协议》(受访人提供)


       然而,罗会兰将购买的刷脸支付机器投放到商家后,杭州微盘公司拒不派技术人员前往安装调试,她只好另掏钱请其他师傅安装。


       她说,“反正他(杭州微盘公司)不会过来,开始要我们做的时候说得很好,说什么技术有,大机子也有,结果超市里面(用的)大机子没有,医院里面的那种大机子也没有,技术也没有,都是骗我们的。”“而且这个技术不成熟,每次刷一下又不能刷,导致客户商家找我麻烦,也给我打官司,说我骗了他。”


拒绝更改服务商号 变相强行续约合同



       除了无法提供应有的技术服务,杭州微盘公司还变相强迫代理续签合同。


       张明说,在发现杭州微盘公司技术不成熟后,他们准备等一年合同期满与其它公司合作。“我们这个刷脸设备,是在他们那里购买的,那个服务商号是他们的。这个其实是可以更改到我们名下的,因为本身我们公司也是微信跟支付宝的服务商。设备要更改到我们的名下来,我们就不跟他们合作了,我们跟其它人合作。”


       但是,杭州微盘公司拒绝更改服务商号。“我们现在就跟他绑死了,比如说我们现在支付宝从他那边进的货,编号是他那边绑定的,他远程可以操控我们的机子,因为他是服务商。”张明说,“让他解绑他又不肯,那我们时时就被掐住了,就这种情况。”“本身这个就是不合法的。”


       今年5月,杭州微盘公司让张明的公司在限时内续费2万元,否则直接关掉机器的支付渠道。“停掉我们300多个客户怎么办?所以我们当时又给他转了2万块钱,今年的代理费。”“其实我们本身成本就没找回来。”


       张明透露,杭州微盘公司只有在要钱的时候才会给代理打电话,现在投诉的人很多。他说,“说实话基本在他们那边加盟的都死了,我们现在还在做的是我们本身有点资金在撑,我们在死撑。”


       “我了解到的,去年整个行业做支付的,特别是做这个刷脸炒这个热度到处招商的,以招商的名义做代理的,基本上全部死掉了,基本上全部死掉的。”


法院偏袒 未审先判微盘赢



       张明表示,这个刷脸支付对他来说不算大项目,他也就懒得去理会。为了公司口碑,他雇了两个人专门做市场维护,一个月开六千块钱的工资。


       但是对罗会兰来说,这笔失败的投资不是件小事。她说,“很多人就说丢了就丢了,就不想去追究什么,但是我们不一样。对于我们这个家庭,我一个女人,又是单亲妈妈,我出这个钱真不容易。我是借钱去弄,现在银行里面还是欠着帐。”


p2800921a356327404-ss.webp.jpg

罗会兰以合同纠纷为由将杭州微盘公司告上杭州市拱墅区法院。受访人提供/合成


       2019年11月25日,罗会兰以合同纠纷为由将杭州微盘公司告上杭州市拱墅区法院。


       由于案子被认为符合诉前引调范围,法院先进行调解。“当时有一个谈判,给我们调解的法官,一个阿姨,有五六十岁。她比较通允,她就说微盘是骗子。”罗会兰说。


       但是调解失败、立案审理后,罗会兰发现“法官就是公司的态度”。“我们很多(证据)她看都不看,直接说我们不对,就是非常明显地偏袒他,就把我们当乡巴佬,当傻子一样,理都不理我们。”


4-12.jpg

罗会兰以“充当违法分子的保护伞”理由诉告杭州拱墅法院院长王美芳和主审法官方素平(受访人提供)


       “法官打压我,她说:你不适合做这个,这个不是你做的。她说我年纪太大了(40岁)不适合做。那我想问她:马云的年纪不大吗?他就适合做互联网吗?我又反问一句:你既然说我不适合,那你为什么要收我的钱?你不是明摆着骗我的钱吗?”


       “而且当时开庭的时候法官直接说我,她说:这个案子不用办,你就是输掉了。她就是直接打压我们,而且她说:双方谈协议的话,赔四万多一点,你要就要,不要的话你就是输了。她这样跟我讲,好嚣张。”


       此外,原本允许前来作证的证人,开庭时不让上庭;法官还在当天收走了所有证据原件,且不出相应的材料接收清单。罗会兰事后意识到不对劲,但是她说,“那时候只有她说话的权,我们又没说话权,她叫我给我就给。”


       开庭至今近7个月,法院一直拖延不判决。罗会兰几次打电话催问,法院先以疫情为由推脱,后来直接说“案子太多”。


       10月20日,罗会兰起诉杭州拱墅法院院长王美芳和主审法官方素平,告她们充当杭州微盘公司违法行为的保护伞。



网友评论

推荐阅读

退休海南厅官被查是林则徐后裔?媒体摆一场乌龙   近日,原中共海南省交通运输厅党组书记、厅长林东落马。媒体称,林东是海军少将林尊之子,清朝时期禁烟功臣林则徐的后裔。但林则徐基金会发表声明否认并要求媒体公开辟谣并道歉。 【详细】

撞见领导洗澡 浙江女保洁员被物... | 蛋壳公寓租户维权无果 租户8成... | 官场乱象丛生:罕见!云南厅官夫...

四川成都男子举报官员冒名开公司 被关精神病院   四川成都男子斯毅因被人冒名注册一家公司,打市长热线求助,但被社区街道办、派出所和医院三方人员送进成都第四医院精神病院,至今已近三个月。主治医生两次主动提出让他出院,但街道办又重新帮他办理住院。 【详细】

河北知名农民企业家​孙大午妻子... | 微视频|首都治安视角:“驻京办... | 贵州脱贫真相调查 很多学生仍处...
关注正义反腐网微信

关注正义反腐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