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首页> 抗议强拆> 暴力拆迁> 浏览文章
微视频|向中产下手? 北京怀柔四合院民居遭强拆
时间:2020年08月06日 作者:程敏、高锋 新闻来源:中国正义反腐网-《反腐廉政月刊》杂志

       中国正义反腐网-《反腐廉政月刊》杂志社北京讯:北京怀柔一个四合院遭到强拆。当地政府以建筑物违规为由,出动上千人采取行动,而且没有出示法院批准强拆的文件,又以类似软禁的手段强迫居民无条件搬走,打算把四合院夷为平地。有业主谴责当地政府为了完成政治任务,不择手段。


5365f90d-eefd-444a-9b2d-f3de83efe41a.jpeg

北京怀柔的水长城四合院遭当地政府强拆。推土机把民居夷为平地。(经济学家盛洪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原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盛洪教授是面临强拆的水长城老北京四合院的业主。日前他发出推文称,区政府派上千人于7月28日周二凌晨非法破墙闯入他所在社区,在社区院子里驻扎了约500人。每家门口都有5~6个人,限制社区内居民的人身自由。


       被拆迁的水长城老北京四合院位于怀柔区。居民自行搬离的期限周一届满。除了少数住户,大部分业主已离开,包括经济学家盛洪。8月4日(周二)经济学家盛洪向记者表示,估计四合院很快会被夷为平地。


       经济学家盛洪:“确实它在逐步的拆,已经拆了好几处了,大规模的拆可能就在这两天。(拆迁人员)晚上在那儿又是喊口号什么的,提醒居民你这地方已被包围,你已经失去自由了。我们基本上是处于被软禁的状态。它营造的恐怖气氛是让人不能长期在那儿住。我叫‘离开’,我不叫‘搬走’,一但我离开,我知道一点,我可能回不去了。”


       7月28日(周二)凌晨,大批强拆人员突然到场,没有事先出示法院批文,就以推土机拆除四合院其中一道墙壁。据了解,过程中当地警方使用了催泪弹,当晚有居民被打至重伤。其后数天,每家每户都有人守着门口,又用铁栏围堵,禁止居民外出,逼迫居民签署自愿无条件搬走的协议书。


       经济学家盛洪:“南墙被拆开二十多米那么宽的一个口子。据说(当地政府出动了)2千7百人。穿着黑衣服的人就这样冲进来了,特别恐怖。拿着盾牌拿着棒就这样冲进来。实际上等于是一触即溃。居民发的微博显示,当地警方施放了催泪弹,我们这儿有个小伙子被打伤了,抬到医院去了。”


中产下手 北京怀柔四合院民居遭强拆.png

北京怀柔四合院民居遭夜间强拆(视频截图)


       经济学家盛洪说,当地政府的行动无理和不择手段。


       经济学家盛洪:“我并不是违法人员,我是违法的受害人。如果真是违法建筑,那是建造者和出售者的错误,不是我的错误。我买了一辆被偷的车,买的时候不知道被偷来的。原来的车主找来了,他不能直接把我买的这辆车拿走,他只能去找卖给我的那个人。你在不赔偿我之前,你是不能拆我的(房子)的呀。”


       怀柔区九渡河镇政府今年3月向居民发出“建筑物违规责令拆除通知”,其后居民提出行政诉讼,但一直没有开庭处理,强拆人员于7月28日(周二)晚上在四合院现场贴出告示,说法院已裁定,接纳政府单方面的清拆申请,并下令居民8月3日(周一)之前要搬走。  


业主保卫家园 与逼迁人员对峙



       位于九渡河镇西台村的水长城老北京四合院是怀柔区的一处四合院式别墅区,居住在那里的业主已经被告知他们在该社区的房产是违章建筑,限期在8月3日前自行搬离,否则将被强拆。


视频北京怀柔四合院民居遭夜间强拆


       业主们拍下的一段视频显示,7月28日凌晨两三点钟,社区住户跟背靠一些重型拆迁车辆的拆房人员在社区大院铁门前对峙。


       一名戴着安全帽和口罩的官员模样的男子高声宣布,你们是阻碍行政执法了,请大家冷静回到各自院里。院内的住户们回应:我们准备流血。除非你踩着我们的尸体过去。


怀柔四合院民居遭强拆.png

北京怀柔四合院民居遭夜间强拆,业主们回应:“我们准备流血。除非你踩着我们的尸体过去。”(视频截图)


以保护生态为由 不顾程序强制拆除



       经济学家盛洪:“它有几个藉口,第一是所谓的保护耕地,还有另一个理由,是所谓的整治违建别墅运动,是去年开始的,打着保护生态环境的旗号,变成了它们的一个政治任务。”


       最高人民法院上周发布信息,说全国长期在行政强拆方面,存在违法行为,强调行政机关和法院,都必须依法处理涉及房屋清拆的案件,但言犹在耳,首都就发生四合院遭强拆事件。


       律师张冬硕表示,全国的行政强制法列明,政府执行强拆期间,居民的财产权和居住权均受法律保障,明文规定不能深夜行动。


       律师张冬硕:“即使这个房屋被认定为违建,也需要经过法定程序才可以,譬如要用合法的,不影响当地居民生活方式的手段来拆除。我认为政府在强拆的过程,有一些涉嫌违法的情况。”


       他说,虽然根據法律,政府有權以公共利益的緊急情況為由提早強拆,但有一个大前提。


       律师张冬硕:“确实国家机关有权利强制征收,包括拆除居民的房屋,但是也有法律规定,要履行相应的法定程序,譬如提前告知的程序,像请求法院强制执行,取得法院准许之后才能去拆,而不是随意的强拆。”


       有分析认为,中央近年推动整治生态环境,以强硬极端手段清除北京市郊一些有碍景观的房产项目,显示当地政府的目标从以往的低端人口转为中产阶层。


网友评论

推荐阅读

广西灵山《武则天她妈在钦州》工作组挨轰   2020年11月19日,广西灵山县政府办公室关于成立《武则天她妈在钦州》历史文化研究工作组的通知在网络流传,引发热议和炮轰。网友斥责当地官员“吃饱了撑的!” 【详细】

微视频|贵州福泉一名女老师人行... | 银行国企纷纷违约 专家:或致金... | 河南农村率先向宅基地收费 超过...
关注正义反腐网微信

关注正义反腐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