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首页> 抗议强拆> 暴力拆迁> 浏览文章
河南洛阳政府强征土地 村民维权遭政府打压
时间:2020年05月26日 作者:程敏 张北 新闻来源:中国正义反腐网-《反腐廉政月刊》杂志

       中国正义反腐网-《反腐廉政月刊》杂志社河南讯:2003年,河南洛阳市刘富村的农村集体土地被当地政府私自倒卖,村民自2018年开始维权讨说法,却遭恐吓和抓捕。日前,私卖土地的事没解决,全村人却被逼在两个月内搬迁,否则将被“严肃处理”。


河南洛阳政府强征土地,村民维权遭打压。(受访人提供)



政府私自卖地 村民维权被恐吓抓捕



       2003年,洛阳市洛龙区关林镇刘富村的198亩良田被镇政府租给安龙钢铁公司新建炼铁厂,合同期限20年。合同规定,如果钢铁公司破产或改变土地用途,村委会有权请政府按原征用价格归还刘富村。


       安龙公司已破产倒闭数年,但政府一直拒绝将土地归还村民。2018年7月8日,村委会张贴出两张告示,通知村民该块土地已被洛阳市政府正式启动程序拍卖,全村人十分震惊。


       据悉,村里的老人随后都去镇、区和市政府上访,希望讨回公道。但是他们被告知:那块地已经变更为国有土地。


       当地一位村民向表示,“村民什么(土地转卖文件)都没看见。当时租地的时候村民都不愿意,也没有通过村民(同意),最后等于说村里边就把它租出去了。2018年开始拍卖的时候,他们(政府)说这块地当时(2003年)是卖的。”


       在上访期间,村里老人在洛阳市政府门口遭特警维稳,有人当场被打;给老人送水送饭的十几名年轻村民被以“扰乱社会秩序罪”等多个罪名遭抓捕、刑拘。


       与此同时,很多村民接到陌生电话的恐吓,村里开始到处张贴“打黑除恶”、“越级上访十宗罪”等标语。


       一知情人说,“因为这个事,我们村里还停水停电了3天,特警把村子都围了,不让出村。只要你手持这个村的身份证,就不让你出去,就怕你出去上访干啥的。”“我们村子里边两个人准备去北京上访,坐高铁。刚买完票,高铁站直接打电话给镇上,说让来领人。”


       由于遭受打压,以及各级政府部门互相推诿糊弄事,村民决定通过法律程序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8月10日,村里4,094人共同凑钱,委托北京的律师和当地政府打官司。然而,刘富村党支部和村委会联合发布公告,称集资维权“容易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公告还声称,“在结果明确的情况下再以维权名义集资,其目的和用心值得关注。”


08989e6594c12fb3e0d5d31e428cbc99.jpeg

刘富村党支部和村委会联合发布公告。(受访人提供)


       两个月后,共同签署律师委托书的五位村民中,三位男性被抓捕。该官司目前仍被拖延,没有结果。


       一位村民还反映,现在没人知道村里还剩多少土地,以及土地都卖给谁了。他说,“就唯独这块地,政府公开拍卖了,村民才知道这块地没有了。现在我们村子里很多人都不知道村子里还有多少地、村子里还有地没有。(从)年轻人到老年人,没有一个人能说现在我们村里边哪一块地还是我们村的。”


强制村民两个月内搬迁 否则断水断电



       目前,私卖土地的事还没得到解决,刘富村村民又被推入更深的困境。


       2020年5月19日,洛龙区政府突然贴出一纸通告,称要对刘富村全村5,000多口人进行搬迁,工作时间为5月19日到7月20日。


       通告写道,“对于不配合征迁的,将由相关部门依法依规予以处理”;对于妨碍执法、涉嫌犯罪的行为,将“移交司法机关依法依规严肃处理”。


09d10de4b1fa4ee3a668a03cfa412ce0.jpg

2020年5月19日,洛龙区政府突然贴出一纸通告。(受访人提供)


       当地村民对透露,当地政府要求两个月内拆迁完,否则全村停水停电,“现在连拆迁方案都没有正常公布,只拿了洛龙区龙门(镇)那边附近,前几年别的村庄拆迁的政策,把拆迁的地名改了一下,就用在我们村子上了,村民很多人不愿意(搬)。”他说,“他们是棚改户,我们村里边是属于城中村改造。”


       按照给出的拆迁标准,刘富村农宅房屋主体的补偿价格在每平米340元到610元,但是,村子周边小区房价据悉每平米在12,000到15,000元。


       另一村民向记者反映,政府称拆迁后给每个村民每月260元生活费,让大家出去租房子住,“260元,现在260元能做什么?”他说,当地的房租现在基本上要1,500~2,000元。


       此外,这位村民认为政府所出的“安置房计划”,也只是给他们画的一个饼,没有任何能实现的保障。


       “人家现在暂时不给你安置,给你个规划设计,要等,哪些地方给你建安置小区。但是我们见过很多,给你家里扒了,让你去外面住个十年八年都有。”他说,“这实际上就是画出来的一个饼,我给你盖小区,小区能不能盖起,盖多长时间,这并不是百分百能给我们(承诺)。”


村民对逼迁没有办法



       这位村民表示,对于被逼迁他们确实没有办法。当地农村的房子一家挨着一家,水电线路都连着,“别人家拆了,电挖断了,我家没电;水挖断了,我家没水。发生这些都很正常。现在天这么热,正好到了夏天,拆迁很多都发生在夏天。”


       一位村民说,现在都心存恐惧,“基本上现在我们村的政治生态咋说呢,就没有人敢说话,没有人敢为其他人的利益争取,没有,确实没有。人家说什么就是什么,人家定什么标准就是什么标准。同意不同意?同意。我心里不同意,我最多不说话,我不会说我不同意。”


网友评论

推荐阅读

广西灵山《武则天她妈在钦州》工作组挨轰   2020年11月19日,广西灵山县政府办公室关于成立《武则天她妈在钦州》历史文化研究工作组的通知在网络流传,引发热议和炮轰。网友斥责当地官员“吃饱了撑的!” 【详细】

微视频|贵州福泉一名女老师人行... | 银行国企纷纷违约 专家:或致金... | 河南农村率先向宅基地收费 超过...
关注正义反腐网微信

关注正义反腐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