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首页> 经济与法> 浏览文章
银行国企纷纷违约 专家:或致金融危机
时间:2020年11月21日 作者:骆亚、张顿 新闻来源:中国正义反腐网-《反腐廉政月刊》杂志

       中国正义反腐网-《反腐廉政月刊》杂志社综合讯:(公民记者骆亚、张顿报道)近日,包商银行与两大国企——中国最大的芯片制造商紫光集团、辽宁国有汽车制造商华晨,纷纷宣布债务违约。专家指,中国的金融、资本市场问题多,加之中共政治资本指挥资本市场,以及疫情肆虐,可能会导致中国金融危机或灾难。


GettyImages-85253219-600x400.jpg

▲华晨集团当前债务规模庞大。公司2020年债券半年报显示,华晨总负债1328.44亿元,资产负债率为71.4%。图为华晨汽车沈阳厂。


包商银行债务违约 专家:或导致金融危机


4092e9fb3f4a4e128f7cca5fbbdc256a.png

▲人民银行和银保监会《关于认定包商银行发生无法生存触发事件的通知》


       11月13日《中国货币网发布的信息显示,央行、中国银保监会发布关于认定包商银行发生“无法生存触发事件”的通知。


ead60880b7444d898251610ac949a9df.png

▲关于对“2015年包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二级资本债”本金予以全额减记及累积应付利息不再支付的公告。


       包商银行发布公告,该行宣布对65亿元(人民币,下同)“2015包行二级债”本金实施“全额减记”。


       11月18日,《数字财经媒体报道指,包商银行对此前发行的65亿二级债本金实施“全额减记”,还有5.85亿利息也不用再支付。简单理解就是65亿本金不用还了,利息也不用还了。因为央行、银保监会认定包商银行已经发生“无法生存触发事件”,所以就不用还了,这种情况在中共银行历史上首次出现。


       中国金融智库研究员、经济学者巩胜利11月18日对记者表示,包商银行已经破产,是一个社会的缩影。这一次百年新冠肺炎病毒(武汉肺炎)大疫以后,不要说是银行了,还有企业,还有政府都面临着这样的资不抵债,只有进的钱没有出的钱。


        巩胜利指,中国现在有一个麻烦,不仅要养活政府官员,而且中国的政府官员的成本是最高的;社会成本也很高,比如水电煤气路等,它的成本比一切发达国家都高。“简单地说,社会负担过重、社会的漏洞过多、还有社会的资本链出现了问题,都可能导致金融的危机或灾难。”


两大国企债务违约 专家:大学资本企业几乎全军覆灭



       11月16日,清华紫光集团表示,因公司流动资金紧张,规模13亿元、票息5.6%的私募债不能于11月16日按期足额偿付。


       中诚信国际评级有限公司当晚称,紫光集团上述价值13亿元的非公开发行国内债券发生违约,同时将紫光集团的评级下调至BBB。在中国信用评级系统中,BBB评级意味着高风险。


       同天,华晨汽车集团也发公告称,该集团目前已构成债务违约金额合计65亿元,逾期利息金额合计1.44亿元。因企业资金紧张,续作授信审批未完成,造成债务无法偿还。


       巩胜利指,据他所知,清华紫光、北大方正,这两家企业资本超过5千亿元。它们寻找新的资本也好,重新注资也好,被收购也好,现在已经到了没有人敢收购的地步,因为它们的债务太大太大,基本被亏空。


       “我前天看到,紫光公布的新数据有3千亿的债务。从现在来看,中国大学搞的这些资本企业,现在几乎是全军覆灭了。以北大方正和紫光为代表的,几乎全部倒下了,而且没有人敢接手,这是要命之处。”


专家:政治资本是祸端



       巩胜利指,造成知识资本到如此地步的主要原因是,权力资本对中国发展的影响非常大。因为,权力资本也叫政治资本,可以解读为金钱和权力的交集。按道理,资本是按照有利可图的方向发展,但是最后玩到政治资本。说穿了,政治资本是一种双刃剑,可能它的权力很大很大,但可能亏得比权力更大更大。


       “市场经济的国家中,政治是不能玩资本的,资本也不能和权力交集,它们两个的合成就造成黑洞,比如新设立政府机构、或者党的机构、或资本的机构。按道理是实际的资本数字、数额来注入,来运行的。但政治资本是设立一个省政府、市政府机构,设立后,你可以把它玩成成千上万的大的规模,但可以亏的最后一毛不拔。政治资本按市场规则的话,应该各行其道,不能混为一谈。”


       巩胜利举例说,就像体育竞技中的裁判员和运动员不能混为一谈,不然就乱套了。如果裁判员入场运动的话,可以任意调遣、任意判你犯规,这就是市场经济与计划经济的根源区别。


       他表示,政治和资本玩在一起,政治让你投资,产出与否跟它没有关系,那没有产出不就玩死了,这就是政治和资本的悖论。


       巩胜利指,中国的投资很多是政治投资,是讲政治的。而按资本的规则来讲,没有盈利当然不能投,“但是中国解决这个矛盾的方式是先政治再资本”。比如中国在非洲的投资、“一带一路”的投资方面,很多是这个情况。它是先讲政治再讲投资。


       “政治是资本的摇篮,可以说得很大很大,也可以说得很小很小,因为中国的政治和资本是联姻下的恶果。所有的法治国家都不可能是这样的,但是中国就‘堂堂正正’这样干,所以出现问题也是一种必然。”


中国资本烂掉的三大原因



       巩胜利表示,中国的资本烂掉可能有三种原因。一,中国的资本市场有漏洞。比如中国很多企业上市,它公布的资产表格等都很正常、甚至是很漂亮,但是它背后有很多问题,资产的黑洞明明白白在那里摆着,但是没有人看到,结果没多长时间就爆雷了。


       二,国有资本是政府官员窃取目标,他们“有机会就大捞一把,像中国的很多国有企业都出现这样的情况”。


       三,今年疫情肆虐,加重了中国社会的成本。比如吃喝拉撒、水电煤,全封锁、全检查,都加重成本,成本一高,致使这个社会所有的运行机制都发生病变,这个病变致使以前的套路没有办法玩下去,所以就爆雷。


       “我觉得这三点原因导致今年以来的一些企业失败,据我所知有很多家私企老板被抓。”巩胜利说,“今天早晨我还看到南京首富也被公安机关抓了,最近有好几个了吧,河北的大午集团老板也被当地公安给抓了,还有马云的阿里巴巴、蚂蚁金服都收到上面管治方面的调查或整改。”


网友评论

推荐阅读

广西灵山《武则天她妈在钦州》工作组挨轰   2020年11月19日,广西灵山县政府办公室关于成立《武则天她妈在钦州》历史文化研究工作组的通知在网络流传,引发热议和炮轰。网友斥责当地官员“吃饱了撑的!” 【详细】

微视频|贵州福泉一名女老师人行... | 银行国企纷纷违约 专家:或致金... | 河南农村率先向宅基地收费 超过...

相关新闻

  • 暂无相关信息!
  • 关注正义反腐网微信

    关注正义反腐网微信